快捷搜索:
您的位置:威尼斯人游戏注册 > 威尼斯手机平台登陆 > 习近平发贺电,女司机把韩裔误当华人

习近平发贺电,女司机把韩裔误当华人

2019-10-04 16:44

国民党去年九合一选举空前惨败,总统马英九引咎辞去党主席,该党昨日举行党主席补选。副主席兼新北市长朱立伦,昨日以唯一候选人身份角逐,结果以破纪录的99.61%高得票率,从马英九手上接棒,风光当选新党魁,明日正式上任。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发贺电祝贺,希望国共两党继续交流。而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亦恭贺朱当选。 googletag.display('div-gpt-ad-1385191137318-2');  国民党主席补选昨早8时开始,约三十五万党员具投票权,共十九万六千八百三十人投票,投票率为56.34%。朱立伦昨日在新北市三重区的投票所投票,全程笑容满脸。他接受访问时强调,未来国民党会跟人民站在一起,重新努力检讨过去缺失。不过,面对着握有行政权的马英九,以及拥有立法权的王金平左右掣肘,朱被形容为十年来最弱的党主席,他婉转回答:「我可以最弱,但国民党要最强。」至于马英九昨日亦有投票,途中举手握拳做出打气动作。台中前市长胡志强投票后则说:「支持朱立伦,全力以赴!」   99.61%得票率破连战纪录   投票结果傍晚出炉,朱立伦获得十九万六千零六十五票,得票率99.61%,打破二○○一年连战的97.07%以及二○○九年马英九94.18%,创下十五年来国民党主席选举的最高得票率,显示朱获得党员高度支持,已成为蓝营新共主,他将于明日接任党主席。   朱立伦当选后,习近平发出贺电,并冀望两党秉持民族大义,巩固坚持九二共识,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,加强交流,增进互信,推动两岸关系继续和平发展,造福两岸民众。朱立伦亦覆电习近平,期盼国共两党在两岸关系未来发展上,继续扩大交流,创造互利双赢,促进两岸永续和平及繁荣。

加州一名韩裔退伍军人詹姆斯·安(James Ahn,音译)上周日驾车时,一名中年白人女司机嫌他开得慢,开始用带有种族歧视的措词辱骂他。该名女司机用手拉着眼睛做“眯眯眼”状,然后一边大骂“丑陋的中国人”。事发时,詹姆斯·安以接近法例规定最高的时速35英里、在东湾弗里蒙特市(Fremont)大道驾车。但一名白人女司机嫌他开得慢,不断紧贴车尾,又打高灯要他加快车速。不耐烦的女司机之后切线爬头,再在詹姆斯的车前紧急煞车。该名女司机用手指拉眼睛,比出瞇瞇眼的姿态,并对着詹姆斯骂道:“这不是你他X的国家,这是我的国家,这不是中国。我的天呀,中国人太丑陋,丑陋的中国人!“詹姆斯事后到警局报案,欲以仇恨罪控告女司机,但因为“没有人受到身体伤害”,而被拒绝受理。詹姆斯时候将影片上传到脸书并写道,他的朋友在旁边录像,他们都没有任何反击,只是不停想着女子为何要如此生气。詹姆斯说:“请分享,以便你在路上看到这个种族主义者时,能先避开她。”詹姆斯最后强调,他是美国的公民,也是退休军人,曾服务于这个国家,“不要因为别人的种族而不尊重任何人。”截止星期四,这段影片已经有超过3800人观看。

1月7日,法国讽刺漫画杂志《查理周刊》遭到恐怖袭击后,美国媒体发表了数篇文章向民众解释《查理周刊》是一份什么样的杂志,以及它为什么这么具有争议性。   让美国读者感到陌生的,不仅是《查理周刊》的外文刊名,更是该刊物的整个理念。因为美国国内并没有同样定位的刊物。时政幽默虽然在美国颇受欢迎,但近几年它们更多地出现在电视节目上——如《南方公园》、《每日秀》、《科尔伯特报告》(观察者网注:后两者中国观众更喜闻乐见的名字是《囧司徒每日秀》和《扣扣熊报告》)——传统纸媒上则难见其踪影。   事情并非一贯如此。事实上,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,随着《疯狂杂志》(MAD)、《单片眼镜》(Monocle)、《现实主义者》(The Realist)以及《国家讽刺文社》(The National Lampoon)等幽默杂志的涌现,讽刺作品曾在美国纸媒兴盛一时——但由于受天时与人和双重因素影响,纸媒上的讽刺作品对大部分美国读者来说已成为历史。   半个世纪前,撰稿者尝试在内容上突破传统,所以恶搞文章、笑话、卡通画、连环画以及色彩鲜明(有时低俗露骨)的封面图片成为了当时幽默刊物的特色。美国社会动荡的六十年代,讽刺作品随着国家一起转型。1964年,《时代周刊》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,美式幽默“放下顾虑”,开始转向性和死亡等曾被列为禁忌的话题,因为当代读者“基本上不会感到震惊”。   《疯狂杂志》由威廉?盖恩斯(William Gaines)和哈维?库兹曼(Harvey Kurtzman)于1952创办,在所谓的十年政治共识期内出版具有鲜明自由主义特征的讽刺刊物。杂志早期的撰稿者大部分是欧洲犹太移民者的后代,他们作为美国文化局外人,通过自身的视角批判麦凯锡主义和冷战时期的偏执氛围。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期间,《疯狂杂志》成为反主流文化的标志;漫画家阿特?斯皮格曼(Art Spiegelman)认为这份杂志帮助塑造了反对越战的一代人;学生争取民主社会运动(SDS)的活跃分子汤姆?海登(Tom Hayden)称,他是通过《疯狂杂志》走上了激进之路。杂志的发行量在七十年代达到了顶峰,每期刊物的发行量约一百至两百万份。然而此时,《疯狂杂志》扩大了它的讽刺对象,以同等的力度嘲讽嬉皮士和统治集团,在杂志的幽默原则中,无论持有什么观点,无论左派还是右派,都免不了被嘲讽。虽然《疯狂杂志》是少数至今仍在印刷出版的幽默杂志之一,但自从1984年编辑阿尔?费尔德斯坦(Al Feldstein)离职后,杂志的读者量大幅下降。此后,该刊物更加商业化,开始登载广告,最终导致粉丝们抱怨杂志失去了自身的特色。   1971年9月2日,《疯狂杂志》发行人威廉·盖恩斯在伦敦的杂志促销之旅中躺在街道上。   《单片眼镜》是由一群耶鲁大学的法学学生于1956年创办的讽刺季刊,虽然在吸金上不敌《疯狂杂志》,但在攻击战后循规蹈矩的氛围方面,《单片眼镜》则显得同样的大胆。撇开其他不说,《单片杂志》以其特有的女性作品特色在众多幽默刊物中脱颖而出,其女性撰稿人包括诺拉?依弗朗(Nora Ephron)。1964年,《时代》周刊登载的一篇文章形容《单片眼镜》的主要讽刺对象为“政客、讼棍和政府,”尽管他们也抨击文学潮流和美国的种族问题。最常被自由派民主党编辑们嘲讽的对象是保守派人物和团体,包括理查德?尼克松、威廉?巴克利、约翰?伯奇协会以及巴里?戈德华特。杂志编辑维克多?纳瓦斯基将这份工作视为政治异议的一种形式,他对《时代》周刊说道,他发现社会“如此糟糕和荒诞,”所以不免要对其加以讽刺。(纳瓦斯基后来成为《民族报》的编辑。)   《国家讽刺文社》发行于1970至1978年,由一群哈佛毕业生创办,他们曾经在哈佛大学著名的幽默校刊《哈佛讽刺文社》共同工作过。与《疯狂杂志》一样,《国家讽刺文社》嘲弄政治人物、消费产品、大众娱乐以及文化时尚。但它的语气更为尖刻,杂志画面更加艳俗露骨。1973年《时代》周刊登载的一篇文章称,《国家讽刺文社》主打嘲讽的特点是为“来自恶趣味前线的空洞渗透。”讽刺文社撰稿者的政治立场多元化,从无政府主义到自由意志主义兼容并蓄,文社的编辑团队一直坚称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刊物销售,而非提供任何形式具有凝聚力的政治声明。1973年1月,讽刺文社发行了其最具争议性的封面专题,名为“死亡问题”。 这张封面照片为一只狗被一把左轮手枪指着脑袋。照片上的文字为“如果你不买这本杂志,我们就杀了这只狗。”这是为了挑衅而挑衅的行为——这不禁使部分观察者联想到《查理周刊》也玩过类似的噱头。 《国家讽刺文社》最具争议性的封面专题   以煽动性形象示人,与《查理周刊》最相似的讽刺杂志大概要数《现实主义者》,该杂志由保罗?柯拉斯纳(Paul Krassner)创办于1958年。1967年,这份杂志发行了其最声名狼藉的刊物,包括“迪士尼乱交纪念版海报”(Disneyland Memorial Orgy Poster),在这张插图上,迪士尼经典的动画人物形象做出各种淫秽动作;以及“关于肯尼迪的书中被删节的部分”(The Parts that Were Left Out of the Kennedy Book),这张插图式的短篇小说描绘了约翰逊总统性侵肯尼迪总统的尸体。尽管拥有一票如莫特?萨尔(Mort Sahl)、伍迪?艾伦(Woody Allen)、吉尔斯?菲勒(Jules Feiffer)以及理查德?普赖尔(Richard Pryor)等著名的撰稿人,但这份杂志一直属于美国的“地下”媒体,始终无法像《疯狂杂志》或《国家讽刺文社》一样拥有大批的读者。   然而,无论是地下还是主流媒体,这些杂志都未曾攻击过宗教领袖和宗教信仰(《查理周刊》则因此而闻名),这是大西洋两岸讽刺刊物的真正区别。事实上,在性、暴力和政治方面,美国的幽默大师打破了几乎所有人们能想到的禁忌,他们并不畏惧直面强大的机构与个体。但除少数情况外,所有表演者——包括兰尼?布鲁斯(Lenny Bruce)、比尔?马哈尔(Bill Maher)、佩恩(Penn)和特勒(Teller)——很大程度上都避免同《查理周刊》一样,带有敌意地攻击宗教信仰。(特雷?帕克(Trey Parker)和马特?斯通(Matt Stone)的音乐剧“摩门经”,温和地调侃宗教生活,最终给观众留下了“敏感”而“甜蜜”的印象。)   为什么呢?首先,美国不赞同法国反教权主义的共和传统。世俗主义是法国文化中根深蒂固,视为珍爱的一部分。然而在美国,宗教容忍——如果单从理论上看——一直被吹捧为国家价值,无神论者仍是美国最“不受信任的群体”。其次是媒体选用的问题:将印刷媒介优先作为表达亵渎内容的工具是法国革命历史的一部分。在美国,相比报刊媒体,电视机和单口相声才是美国人争论和挑衅首选的平台。最后,在美国讽刺刊物的鼎盛时期——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——光是性和政治,就足以为讽刺作家提供各式各样的喜剧素材了。   如果《现实主义者》、《国家讽刺文社》和《单片眼镜》等杂志今天还存在的话,那么他们可能会嘲讽激进的伊斯兰教。我们也不能肯定。不管怎么说,他们留下了一大批尖锐的讽刺漫画,中招的对象包括健在的总统、已故的总统,甚至米老鼠。但至于讽刺宗教人物的漫画——那些好这口的人最好先看看法国的遭遇。   (作者萨沙?科恩是美国布兰迪斯大学历史系的博士生。她在其学位论文中探讨了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幽默。McSweeneys网站刊登有她的讽刺作品。本文由观察者网林可欣译自《时代》周刊)

本文由威尼斯人游戏注册发布于威尼斯手机平台登陆,转载请注明出处:习近平发贺电,女司机把韩裔误当华人

关键词: 奥门威尼人